返回上一頁 第一章 禮物 回到首頁

第一章 禮物
靈境行者第一章 禮物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松海市。

早上七點半,昏暗的房間里,松軟的大床上,張元清陡然驚醒,捂著頭,弓身如蝦。

頭痛的像是要裂開,腦袋里如同嵌了鋼針,疼的頭皮都在抽搐,以至于產生了幻聽、幻覺,腦海里閃過紛亂的畫面,耳邊盡是嘈雜的、沒有意義的噪音。

張元清知道舊疾復發了。

顫巍巍的從床上爬起來,拉開床頭柜的抽屜,哆哆嗦嗦的摸到藥瓶,迫不及待的擰開,倒了五六顆藍色小藥丸,囫圇吞下。

然后,他把自己摔回床上,大口喘息,忍耐劇痛。

十幾秒后,撕裂靈魂的頭痛減弱,繼而平復。。

“呼......”張元清如釋重負的吐出一口氣,滿頭冷汗。

他讀高中時得了一場怪病,癥狀是大腦不受控制的回憶起過往的所有記憶,包括被遺忘的垃圾信息;不受控制的采集外界信息,進行分析;大腦對身體的掌控達到一個不可思議的程度。

幸運的是,這種狀態無法持續太久,就會因為身體不堪重負而中斷。

正是因為這種能力,他玩兒似的考上松海大學——全國排名前列的名牌學府。

張元清把這種狀態稱為大腦過載,他認為自己可能要進化成超人了,但因為身體無法支撐這種進化,才頻頻中斷。

當他把這個猜測告訴醫生時,醫生表示聽不懂,但大受震撼,并建議他去樓下的精神科看看。

總之醫院也查不出病因,后來,老媽從國外給他帶回來了特效藥,病情這才得到控制,只要定期吃藥,就不會發作。

“一準是昨晚沒休息好,太累了,都怪江玉餌,大半夜的非要來我房間打游戲......”

嘴上雖然這么說,但內心卻悄然沉重,因為張元清知道,藥效的作用開始減弱,自己的病癥越來越嚴重了。

“以后要加大藥量了.......”張元清穿上棉拖鞋,來到窗邊,‘刷’的拉開簾子。

陽光爭先恐后的涌進來,把房間填滿。

松海市的四月,春光明媚,迎面而來的晨風清涼舒適。

“咚咚!”

這時,敲門聲傳來,外婆在門外喊道:

“元子,起床了。”

“不起!”張元清冷酷無情的拒絕,他想睡回籠覺。

春光明媚,又是周末,不睡懶覺豈不是浪費人生?

“給你三分鐘,不起床我就潑醒你。”

外婆更加冷酷無情。

“知道了知道了.....”張元清立刻服軟。

他知道脾氣暴躁的外婆真能干出這事兒。

在張元清還讀小學時,父親就因車禍去世了,性格剛強的母親沒有再婚,把兒子帶回松海定居,丟給了外公外婆照顧。

自己則一頭扎進事業里,成為親戚們交口稱贊的女強人。

后來母親自己也買了房,但張元清不喜歡那個空蕩蕩的大平層,依舊和外公外婆一起住。

反正老媽每天早出晚歸,隔三差五的出差,一心撲在事業上,周末就算不加班,到了飯點也是點外賣。

對他這個兒子說得最多的,就是“錢夠不夠用,不夠要跟媽媽說”,一個能在經濟上無限滿足你的女強人母親,聽起來很不錯。

但張元清總是笑瞇瞇的對母親說:外婆和舅媽給的零花錢夠用。

嗯,還有小姨。

昨晚非要來他房間打游戲的女人就是他小姨。

張元清打了個哈欠,擰開臥室的門把手,來到客廳。

外婆家里的這套房子,算上公攤面積有一百五十平米,當年賣老房子購置這套新房時,張元清記得每平米四萬多。

六七年過去,現在這片小區的房價漲到一平米11萬,翻了近兩倍。

也幸虧外公當年有先見之明,換成之前的老房子,張元清就只能睡客廳了,畢竟現在長大了,不能再跟小姨睡了。

客廳邊的長條餐桌上,害他頭疼的罪魁禍首‘咕咕咕’的喝著粥,粉色的拖鞋在桌底翹啊翹。

她五官精致漂亮,圓潤的鵝蛋臉看起來頗為甜美,右眼角有一顆淚痣。

剛起床的緣故,蓬松凌亂的大波浪披散著,讓她多了幾分慵懶嫵媚。

小姨叫江玉餌,比他大四歲。

看到張元清出來,小姨舔了一口嘴邊的粥,驚訝道:

“呦,起這么早,這不像你的風格。”

“你媽干的好事。”

“你怎么罵人呢。”

“我只是實話實說。”

張元清審視著小姨如花似玉的漂亮臉蛋,精神抖擻,明媚動人。

都說黑夜不會虧待熬夜的人,它會賜你黑眼圈,但這個定律在眼前的女人身上似乎不管用。

廚房里的外婆聽到動靜,探出頭看了看,片刻后,端著一碗粥出來。

外婆烏發中夾雜銀絲,眼神很銳利,一看就是那種脾氣不好的老太太。

雖然松弛的皮膚和淺淺的皺紋奪走了她的風華,但依稀能看出年輕時擁有不錯的顏值。

張元清接過外婆遞來的粥,咕嚕嚕灌了一口,說:

“外公呢?”

“出去遛彎了。”外婆說。

外公是退休老刑警,即使年紀大了,生活依然很規律,每晚十點必睡,早上六點就醒。

(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靈境行者 https://tw.999wenxue.com/Read/10915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