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百五十二章 靈魂拷問 回到首頁

第一百五十二章 靈魂拷問
靈境行者第一百五十二章 靈魂拷問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這句話簡直是晴天霹靂,砸的眾人措手不及,一時間竟愣在當場。

隔了好幾秒,嘩然聲才響起,學員們臉色大變,駱樂圣老師更是飛奔而出,截住牛欄山小仙女,厲聲道:

「你說什么你說什么!

「什么叫夏朝雪死了,你把話給老子說清楚,你要是敢胡說八道,老子打折你的腿。」

這位自稱溫柔的老師,

這句話簡直是晴天霹靂砸的眾人措手不及一時間竟愣在當場隔了好幾秒嘩然聲才響起學員們臉色大變駱樂圣老師更是飛奔而出截蘭山小仙女厲聲道:你說什么?你說什么「什么叫夏朝雪死了你把話給老子說清楚你要是敢胡說八道老子打折你這位自稱溫柔的老師展現出了極端的暴躁和沖動老師夏朝雪死了就在女生宿舍的房間里我沒有動房間里的一切」牛欄山小仙女冷靜說完望向學員們:元始天尊你帶任君梓和過河卒去現場勘察駱樂圣老師你去通知學院的老師立刻在女生宿舍樓下集合」她有條不紊的安排起來如同本能雖然是學員但在場的圣者都是工作在前線且經驗豐富的官方人員甚至比起退居二線多年的老師他們的臨場應變處理事務的能力還要更強不用牛欄山小仙女催促眾學員紛紛行動起來快速趕往女生宿舍夏朝雪死了?這不科學在學院里殺同事完全是同歸于盡的做法什么仇什么怨張元清立刻行動起來領著學員前往女生宿舍他心里充滿了困惑和驚愕若非了解牛欄山小仙女的性格他也會和駱樂圣一樣懷疑小仙女在胡說八道想到這里回眸掃了一眼學員們只見眾人眉頭緊鎖神色凝重中透著茫然顯然經驗豐富的圣者們也覺得此事匪所思得是什么樣的動機オ能讓他學院里走極端?目光在學員們臉上逐一掃過張元清看見天下歸火隱晦的給自己打了一個眼色不需要洞察術他也能領會天下歸火的暗示出了命案學院一定會嚴查學員昨晚的行蹤院長是斥候學院里又有測謊道具地宮之行必露破綻我可以利用鬼鏡撫平情緒波動規避斥候的洞察術如果測謊道具也是斥候職業鬼鏡一樣能解決若是精神控制類同樣可以轉嫁到小逗比身上我自己是很穩的但天下歸火和夏侯傲天不穩啊而孫淼淼和趙城隍只對后一種情況穩斥候的洞察術他們是無法規避的好不容易拿到始皇帝的遺物昨晚沒出意外結果今兒整這么一出?張元清心里無比焦慮現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這種突***況考驗的是應變能力首先要把鬼鏡送到郡主那里但如果我這時候提出要回宿舍違背常理不合邏輯會被懷疑張元清忽然停下來道:牛欄山你過來一下」聞言小跑中的牛欄山小仙女一個駐足學員們也齊齊扭頭望來張元清不疾不徐的囑咐學員:「你們先走我和牛欄山小仙女說幾句」在命案的背景下與第一個接觸案發現場的人私聊幾句是很正常的行為眾學員只是看了他幾眼便繼續趕往女生宿舍不要叫我牛欄山啦叫我小仙女」她撅著嘴小仙女和紳士一樣都不是褒義詞好嗎張元清沒時間廢話快速說道:「交給你一個任務去問問學院里的動植物尤其是女生宿舍看能不能找到木妖懂獸語植物語能從動植物那里得到啟示雖然花花草草不可能回復你我一進來就看到常威在打來福但總歸能得到一些模糊的線索有總比沒有強「好牛欄山小仙女領命而去張元清視野里映出她的背影映出前方學員們的背影確認無人關注自己他不著痕跡的取出鬼鏡丟到草叢里面不改色的跟上大部隊身后一個圓潤可愛的小嬰兒胎毛稀疏的腦袋頂著黃銅鏡飛快的劃動四肢如同靈活的貓兒借助草木的掩護向著男生宿舍方向爬去很快一行人來到女生宿舍作為劍客的任君梓和過河卒謹慎

的推開門率先進屋張元清停在門口對著眾人說道:靈境一

家的人留在外面立過C級及以上功勛的人跟我進來其他人原地待命這時候他一改懶散摸魚的作風拿出了「元始天尊」的氣派一個絕一天才一個功勛滿身的大佬的氣派之所以只讓c級功勛的人進來是因為功勛和能力直接掛鉤處理命案精英參與就行其他人沒必摻和進來至于靈境一家的子弟這群二代里罕有能和在一線工作的執事比肩的一單指處理案件聞言眾圣者默默后退了幾步天下歸火趙城隍孫淼淼牛欄山小仙女袁廷牡丹仙子六人跟著元始天尊進屋穿過玄關來到臥室過河卒和任君梓一個在審視尸體一個在觀察房間張元清進入臥室望向床鋪潔白的床單被鮮血染成黑紅穿著絲綢睡裙的年輕女人躺在床上雙目因蹬的盯著天花板「正是夏朝雪她漂亮的臉龐毫無血色美眸睜的滾圓領口顯的凌亂裙擺蓋住大腿根部黑色鑿絲內褲掛在腳踝表情冷峻嚴肅的過河卒說道:致命傷有兩處一處是頭蓋骨被人擊碎摧毀了腦組織另一處是胸口被利器貫穿直接剖開了心臟夏朝雪幾乎沒有反抗「「他旋即看向掛著腳踝的鑿絲內褲道:你們幾位女學員誰來看看她有沒有被**嗯**這個說法不準確應該說有沒有**過的痕跡牡丹仙子看了看孫淼淼又看一下牛欄山小仙女道:「我來吧我在尸檢方面有經驗處理過類似的案子」說完走到床邊掀開了夏朝雪的睡裙在場的男士自覺的轉過身去幾十秒后牡丹仙子說道:「死前有過**痕跡」我有個疑問」張元清突然說男生宿舍404號房間間優雅端坐在書桌邊的銀瑤郡主側頭看見圓潤可愛的嬰靈穿過木門小海豹似的爬來腦袋上頂著雕刻飛鳳的黃銅鏡銀瑤郡主見狀便知元始天尊的意思溝通識海里的烙印我同意了」她旋即僵坐不動幾秒后她附身起嬰靈頭頂的黃銅鏡另一只手在額頭一抹慘白的光芒亮起顏料般淹沒整張臉黑紅兩色的顏料勾勒出上挑的眼部下撇的嘴角描繪出一張狡詐陰險的白色臉譜白臉陰險狡詐擅長使用陰謀詭計入主陰尸后張元清慵懶的坐靠在椅背傳遞出喃喃自語的精神波動:他們四人里任何一個出了岔子地宮行動就會敗露這時候殺他們四個滅口顯然來不及得想個辦法得想個辦法嘶哪個雜碎偏挑這時候殺人壞我好事老子要把他剝皮抽筋有什么問題?」過河卒投來質詢的目光「為什么是**而不是侵犯?「張元清問任君梓替過河卒回答了這個問題:因為房間里沒有打斗的痕跡夏朝雪的尸體狀態來看也證明了沒有經過打斗她的面部表情可以看出死前完全沒想到行兇者會殺自己再加上有***痕跡所以判斷是熟人作案「極大可能就是夏朝雪的情郎需要查一査她的人際關系不過有一點很可疑夏朝雪是沙鬼沙鬼的被動免疫物理攻擊可以保她一命「夏朝雪就算再沒想到自己會被襲擊遭受攻擊后也該反應過來了吧我指的就是這個張元清一邊拖延時間一邊利用白臉的增益快速思考對策,「如果夏朝雪正被人以精神控制類技能影響沒有打斗痕跡不一定就是熟人作案也可能是我說的這種情況」任君梓頜首:很符合邏輯的推測但我覺得可以有更簡單更輕松的方式這就需要你們星官的幫忙了」趙城隍臉色冷峻的(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靈境行者 https://tw.999wenxue.com/Read/10915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