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7章返程 回到首頁

第7章返程
水蕓縣迷案第7章返程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經過了幾次驚嚇和一陣奔跑,天本來就很陰沉,剛下了雨還有陣陣涼意,結果二人卻出了一身的汗,也不知道是嚇得還是累的。

再次按原路返回就輕松了很多,本身就是走過的路,雖然下雨之后變得泥濘難走,但卻很熟悉。

隨著越走越遠二人的心也越來越踏實。伴著舒緩下來的心情,二狗子又開始變的話多了起來,只聽二狗子說道:

“二胖啊,剛剛那狗真厲害。”

“我真怕你這小胳膊小腿兒跑不過它。其實啊對于狗,我一般來說都是不虛的。”

“要說村中戰神,那還得是李叔家養的那只大白鵝。就咱們村里張江遠家的那條細狗子,跑的那叫一個快,都是村中一霸了,但那也只能排第三。”

”那第二呢?我怎么沒聽過還有什么這么厲害的“李信納悶道,

而另一顆樹上的二狗卻很不忿的說道:

”我啊,你怎么把我給忘了啊?“

“不過說道爬樹,沒想到你還有兩下子,不愧是我兄弟。”

李信心里還正在想著,他那個鵝老大、他老二、狗老三的排名的事,可聽他后面一說,能不能上樹跟是不是你兄弟能有什么關系啊。不過嘴上卻說道:

“是啊,當時那棵樹真難爬,看我這身上都流血了。”

相互玩笑幾句,舒緩了一下心情,二狗子又說到了那狗,只聽他說,

“這種狗就是個例外,本身就不怕人,而且它們是吃了人肉的,它們會記住這種味道。”

“而且最重要的不是他們變野了不怕人了,最可怕的是以后它們就會把人劃到自己的食譜范圍里,人就只是它們的一種食物,它們對于人來說,比真正叢林里沒見過人的野獸危險多了。”

李信知道這就像是,你不需要整日擔心核武器爆炸了你該怎么辦,你更應該擔心那個天天拿著刀子只要時機合適就吃掉你的人。

李信也認為所謂的馴養只是適者生存罷了,把每一代里符合要求的留下來,其他的殺掉。從豢養到馴養,一代代的自然就變成了看家護院順犬或者逞兇斗惡的惡犬。

他一直認為所謂的馴養,只是人對自己的美化而已,反正狗也不能說話,人說什么就是什么。那種所謂十個里才出一個,或者一百個里才出一個,這種看似褒獎的話,都是適者生存的結果。他一直認為所謂的萬中無一,對狗來說其實事件挺殘忍的事兒。

不想在說這種對還是錯的話題,李信又重新把話題拉回來,對二狗子說道:

“你爬樹真厲害啊,那么高的樹,也沒個樹杈你就幾下爬上去了,怎么爬的啊?”

聽到李信的稱贊,二狗子腰桿挺的筆直,右手背在腦后撓著頭,好似不好意思,有好似很驕傲似的,撓著頭一臉驕傲的說道:

“咳。。咳,這有啥難得,小意思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這根本算不上我厲害的本事,只是我三大絕技里面最差的一個而已,等下回我讓你看看我翻墻頭兒絕技。”

“那才叫一個厲害,每次我媽揍我的時候,我都是靠這招兒跑的。”

“她因為我這個本事,甩丟了好幾雙鞋了,她那番天印就從來沒有配套過。”

“我跟你說啊,爬樹這種事兒,你就得練,狠狠的練,練的越多越厲害。”

“不過像我就不一樣了,我那就是因為天賦了、、、”

“我這本事,不傳男,不傳女,今天我就教給你。”

。。。。。。

頓時二狗子就像打開了話匣子,說起來沒完,不斷的跟李信傳授著自己各種所謂的爬樹經驗和不傳之秘。

說起來,李信小時候也爬過樹,只是后來長大了就慢慢忘記了。

可能很多人都是差不多,只是有的人是真的不會了,而有的卻是因為越來越腫了,胳膊不夠長兒了,抱不住樹了。

看著二狗子那歡快的模樣,就跟剛撿了骨頭似的,李信一臉老父親般的慈祥笑容,同時心里也安慰了許多。

看著他完全把剛剛在墳地被嚇的尿褲子和被狗攆的驚嚇全都拋到了腦后,這時才真正的長出了一口氣。

隨著兩人不斷的前行,正在李信身邊不斷的嘰嘰喳喳傳授經驗的二狗子突然停了下來,各種廢話也沒了。

李信又走了兩步,才意識到身邊的聲音消失了,隨后就轉頭看見二狗子停了下來,正在納悶怎么回事,剛打算開口詢問,二狗子就緊跑兩步追上來說道:

“二胖啊,一會兒怎么辦啊。”

“天都這么晚了,還下了場雨,我們都沒回去”

“一會回家了,該找個什么理由兒啊,你家還好,我就不一樣了肯定又要挨揍了。”

“對了,要不我就上你家去吧,今晚我就不回去了,能躲一會兒是一會兒。”

“明天回去之后我就說,在你家玩結果下雨了,路太滑,我擔心摔倒了弄臟褲子,就在你家住了一晚。”

李信聽到這理由,嘴角也不由的一扯,心里想道

“你覺得你是那種愛干凈的人么?怎么自己心里就一點數兒都沒有呢?

不過雖然心里這么想著,嘴上卻說道:

“這肯定不行啊,咱們兩家兒離著那么近,你就說因為這事兒不回家,這那行啊。”

“而且你有沒有在我家玩兒,我媽還能不知道么?所以肯定騙不了你媽的。”

二狗子聽完一想,覺得也對,于是便說道:

“二胖啊,你腦袋好使,你得幫我啊,幫我想個能過關的理由。”

“不然,我那翻墻頭兒的本事,我就不教你了。”

李信聽著二狗子這毫無威懾力的威脅,心里沒有一絲波瀾,甚至還有點兒想笑。

“沒事兒,我學了也沒用,反正也根本用不著。”

二狗子一聽,自己的寶貝本事居然沒有效果,便連忙改口道:

“別,別,別,我教你還不行,剛剛跟你逗著玩呢,別當真啊,你還是幫我想個借口吧。”

“二狗啊,沒事,你就說咱倆在外面玩,突然下雨被困住了,因為躲雨才回家晚的,沒事的,你就這么說肯定不揍你的。”

誰知二狗聽完連忙擺手,

“不行,不行,你好說啊,你家也不打你。

而且我。。我可是被雨“淋濕”了的,回去沒法交代啊。”

這時李信才想起了二狗的不同,就低頭一看。本身褲子就不是多干凈的,本來尿完褲子,又過了這么長時間應該早就不明顯了。

結果二狗偏偏摔了一跤,在加上爬樹,其他地方的都干的差不多了,屁股上一片,即使他拍打了好多次,然而就像黃泥巴糊褲襠,怎么也干凈不了了,黃黃的一片。

“實在不行,咱們回去的時候,你就在河邊洗洗算了,穿著濕的回去,你就說摔了一跤,自己去河邊洗了洗澡,連著把衣服也洗了。”

“褲子的事兒,應該就這么過去了,至于晚回家的事兒就沒辦法了。”

二狗子聽完,也沒別的辦法,只能說:

“就這么著吧,能少挨點揍也行,總比讓他們知道我這么大了還尿褲子的好。”

“對了,你也別說出去啊。”

“別我好不容易瞞過去了,你又回去就告訴了你媽。”

李信看著他那一副囑咐拜托的樣子說道:

“放心吧,我跟以前不一樣了,我現在不打小報告了。”

“行了趕緊走吧,再不走天就更黑了,再不回去,就更晚了,到時候打的更狠。”

“也不知道現在是什么時間,這天到底是陰的還是黑的。”

水蕓縣迷案 https://tw.999wenxue.com/Read/11728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