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三十八章 精神病院 回到首頁

第三十八章 精神病院
官路紅顏第三十八章 精神病院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葉鳴聽說陳夢琪轉院了,忙問:請問陳夢琪小姐轉到哪個醫院去了?是誰做主轉院的?”

那個被葉鳴追問的護士長有點不耐煩地說:“你是陳小姐的朋友,難道不知道她得的是什么病嗎?她開始來醫院時,是昏厥癥狀。但是,在從昏厥醒過來后,變成了精神分裂癥,砸爛了病房的很多設施。所以,她們公司一個姓蔣的負責人,將她轉院到黃泥鎮的精神病院去了。”

葉鳴聽說陳夢琪被轉院到精神病院去了,不由大吃一驚:在他想來,陳夢琪之所以忽然精神失常,是因為她本來患有抑郁癥,在遭受了陳遠喬自殺的刺激后,才忽然有點神智失常,但是,她不可能會成為一個真正的“瘋子”。只要治療得當,有人開導她、安慰她,再吃一點治療抑郁癥和精神分裂癥的藥,她應該會很快好轉。

但是,如果將她送進精神病院,那是另一回事了——葉鳴曾經去精神病院看望過一個高同學,看到過那些精神病院的醫生和護士是怎么制服和約束精神病人的:病人一進去,先捆綁起來,強行注射藥物。如果病人反抗,還有醫護人員會對病人拳打腳踢。

而且,一個人一旦進入精神病院,每天與那些神神叨叨、瘋瘋癲癲的病人在一起生活,即使沒有病的,也會被憋出病來。更何況,陳夢琪身子這么嬌怯,膽子也很小。一旦進入精神病院,且不說會不會受到其他精神病人的欺負,是看到那樣的情境,估計她都會受不了……

想至此,葉鳴趕緊問清了黃泥鎮精神病院的地址,心急火燎地驅車往那邊趕去。

孰料,當葉鳴趕到黃泥鎮精神病院大門口時,卻被守門的人攔住了,不放他進去,并問他想要探望誰?跟患者是什么關系?

葉鳴忙耐心地跟那個看門的解釋:自己要看的病人名叫陳夢琪,是個女孩子,他是陳夢琪的朋友,想進去看看陳夢琪到底是個什么狀況。

那個看門人聽說他是患者的朋友,便很不耐煩地搖搖手說:“我們這里有規矩:除了病人的直系親屬或者監護人之外,任何人都不允許探視病人,以免發生什么意外情況。你還是快走吧,別在這里耽誤時間了!”

葉鳴此時內心煩躁異常,但想想這可能真是精神病院的規矩,只好耐心地解釋說:“同志,我今天要探視的病人,雖然和我沒有血緣關系,但她是我原來的女朋友,現在與我像親兄妹一般。她現在沒有直系親屬在省城,所以,我是她的監護人。麻煩你開一下門,讓我進去看看她!”

那個門衛再次下下打量了他一眼,然后翻看了一下《病人住院登記簿》,找到“陳夢琪”的名字,然后抬頭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葉,名叫葉鳴。”

那個門衛聽說他叫葉鳴,立即將登記簿合攏,大搖其頭說:“不對,不對!這本子登記的陳夢琪的監護人名叫蔣健,是金橋集團的副總經理。你現在說你是陳夢琪的監護人,這不是睜眼說瞎話嗎?快走吧,別在這里啰嗦了!”

葉鳴知道那個蔣健,還多次和他一起喝過酒,手機里也儲存了他的號碼。

因此,在聽到門衛的這句話之后,他立即拿出手機,撥打了蔣健的電話,想讓他趕過來帶自己進去看陳夢琪,或者打個電話給醫院領導也行。但是,怪的是:蔣健卻莫名其妙地關機了。

葉鳴掛掉手機,皺眉沉思了一陣,想到了一個辦法。

于是,他拿出自己的錢包,從里面摸出兩百塊錢。然后,又從自己的提包里拿出一包黃嘴芙蓉王香煙,一起拿在手里,將煙和錢一起遞過去,低聲說:“老哥,我真的是陳夢琪的親屬,麻煩你放我進去看她一下。你放心,我一定不會給你們添麻煩的。”

那個門衛見他將一包煙遞過來,下面還有兩張百元鈔票,眼睛里立即露出貪婪的光芒,也不說什么客氣推辭的話,一把將錢和煙抓過去,臉立即堆出了諂媚的笑容,點頭哈腰地后:“先生,麻煩你在這里登記一下,我立即打開門,放你進去。這個登記簿寫著陳夢琪小姐的病室是一棟106號房。不過,在那個一樓的走廊,也有一道鐵門,有人看守著,一般不會放人進去探望病人。但是,你先生是個靈泛人,應該是有辦法的。”

然后,他便拿起遙控器,開啟了大門,放葉鳴的車子進去了。

葉鳴將車子停在精神病院的大院里,然后步行找到了住院樓一棟。

在前往一棟住院樓的時候,葉鳴看到一些癥狀較輕的精神病人,正在院子里的草坪放風。他們之,有的坐在草坪,仰著頭像個哲學家一樣沉思默想;有的甩手甩腳地在草坪和水泥路急急地行走,好像要去趕赴什么重要的約會;有的在那里低著頭不住嘴地嘮嘮叨叨,不知道在說些什么;有的在那里拍手大笑,有的在那里追逐吵鬧……

葉鳴看到這些病人的樣子,心里沉重地嘆息了一聲,心想琪琪要是在這樣瘋瘋癲癲的地方呆幾個月,只怕真的會變成一個瘋子了!

正在他低頭嘆息的時候,冷不防聽到前面傳來一聲大喝:“站住!來將通名!本將軍刀下不斬無名之輩!”

葉鳴被這一聲吆喝嚇了一跳,抬頭一看,只見一個身穿條紋病號服的年男子“橫刀立馬”站在自己一米遠的地方,雙腳扎成馬步,頭包著一塊破抹布,手里舉著一把不知從哪里弄來的破掃帚——這大概是他所謂的“刀”。只見他“大刀”高舉、目射寒光,看去倒也威風凜凜、殺氣騰騰!

葉鳴知道這肯定是一個有幻想癥的精神病患者,估計在發病前還是個有點化的人,至少看過很多演義小說,還記得那些演義小說里面的對白和臺詞。

好像是為了要證明葉鳴的猜測似的,只聽對面的“大將軍”又將手里的掃帚一揮,用宏亮的嗓門大喝道:“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若要從此過,留下買路財!你若牙縫里蹦出半個不字,本將軍只管殺來不管埋!”

官路紅顏 https://tw.999wenxue.com/Read/3725/index.html